楚门:“小城市”成长进行时
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5-15 19:12:02

图为楚洲文化城。通讯员 陈先云 摄

  【老区名片】东方中(小)学革命史纪念馆坐落于楚门镇南浦社区(谷水村),该社区属楚门城区范围。

  1939年2月,抗日战争时期,楚门当地爱国人士陈愚亭、耿舜钦等人筹办东方中学,以“东方”为名,寄寓“日出东方,希望在东方”之意。

  东方中学是玉环县地下党发动和领导抗日救亡的重要据点,是隐蔽和培养共产党干部的基地,是玉环县地下党领导机关所在地,被誉为“红色堡垒”。

  台州日报5月13日讯(记者 严鹰)1944年12月30日凌晨,日军侵犯楚门,枪杀了一名青年和一个孩子。这是楚门第一次沦陷。5个月后,楚门又第二次沦陷。

  这段历史几乎是楚门最为残忍血腥的过去,但历史也将证明:楚门是一片敢于拼搏、勇于追梦的土地。

  1939年,抗日战争战况胶着,楚门当地有识之士陈愚亭、耿舜钦等联合创办玉环县第一所中学——楚门私立东方中学,学校把教育与社会活动紧密结合起来。1939年夏秋间,楚门第一个党支部在学校建立。此后,楚门成为地下党活动的重要据点。

  如今,使命更替。2010年12月,楚门被列入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镇。同时,作为玉环港北崛起的战略支点,楚门承载了厚重的希望。发展的力量,一直酝酿在每一个楚门人的心中,生长在楚门每一个角落。

  老城突围

  东方中(小)学革命纪念馆就建在东方中(小)学旧址上。

  这座两层小楼里陈列着许多图片和史料,展示了东方中学的创办历史,以及抗战时期中共党组织以此开展抗日救亡活动的革命斗争史。

  如果参观者对记载在册的历史仍不满足,纪念馆“一墙之隔”就是楚门老十字街——在这里,获得鲜活而具体的故事并非难事。

  老街里仍住着不少老人。记者向满头白发的老人打听,他们还能说起七八十年前的过往旧事。谢赛珍老人记得,儿时的邻居曾为了躲过日军的搜捕,捂死了自己刚出生的孩子。

  人的故事就是城的故事。住在北大街的郭浩庆,用粉笔头在石板上画下一横一竖,又在外面画了一个圈。寥寥数笔,完成了楚门老城的雏形:十字街,环水。

  在十字街与纪念馆之间,曾阻隔着一道卫所城墙。600年前,朱元璋为抗倭而在楚门设置的屏障,在和平年代成为一种不合时宜的存在——这座有形的围城,阻碍着人口不断聚集的楚门往外扩展。

  城墙悄无声息地退出历史,不留痕迹,也没有谁能说得清楚。59岁的十字街面馆老板虞衷信,记得小时候倚过东城门洞的墙根。在他脑海里,楚门面貌真正大变样,却是在上世纪80年代。

  改革开放后,楚门人不再满足于老街的世界,开始不断外出。虞衷信的父亲成为第一批走出去的人。有一次,他带着5斤虾皮赶往上海做生意。

  在此之后,带回财富的楚门人为改善住所,将老房子推倒重建。1984年,谢赛珍的老宅被改成四层楼高的排屋。在老街,这个时间已经不算早了。

  虞衷信至今没有拆掉自己在东大街的老房子。“老的有味道,窄窄的街道,一眼看到自己的面店。”他习惯老街的味道,一横一竖,在这街里的不同角落,演绎着这个老城的美好与更替。 

  超前尝试

  与东方中学隔水相对的是楚洲文化城。楚洲是座小岛,老城跨过桥就是岛,这里曾是这座城的文化中心。

  2013年,楚门启动楚洲文化城改造提升工程。作为老城边上最为特殊的一点,楚洲文化城的改造提升其实是整个楚门老城改造战役的第一响。当年7月,楚门以购买服务形式引入社工组织,天宜社工服务社入驻修缮一新的楚洲文化城。

  青山隐隐,绿水依依,一场看不见的革命,发生在这座十余亩小岛上。当时,“天宜”是台州首个社会工作服务机构,在整个浙江乃至全国也是超前的,鲜有前人经验可供参考。

  漫步岛上,记者注意到,这里为民众提供歌唱、舞蹈、乐器等艺术培训,并通过预缴押金课程结束退还来保证效率。文化城不仅保留了原有文化中心功能,并大力改善楚门老城区居民的文化生活。

  社区文化服务管理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于是楚门镇将文化服务和社会工作一起购买,借文化城这个圆点,以社工为半径,画成一个完整的圆。


WORK TIME
AM:9:00--PM:21:00
80YXSY ADD
门市:武隆巷口镇镇政府楼下 摄影棚:武隆国瑞佳苑12楼
澳门葡京官网_澳门葡京娱乐平台网址_澳门葡京娱乐网站